南京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赛车

木纹绝世邪君第六百三十六章白云不羡仙乡四更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27日    点击:[0]人次

绝世邪君 第六百三十六章 白云不羡仙乡【四更】

热门推荐:、、、、、、、

等邢墨鸢和徐岩走远,潜伏在幽林中的金塔才开始层层瓦解。

金塔瓦解,秦石抱着孔贤慧落在草地上,他轻轻的拍掉黑袍上的尘土:“任他们也想不到,我就藏在离他们这么近的地方吧?”

“你在这,就不怕他们发现你?要知道,刚才那邢墨鸢,是乱域外域的大长老,他拥有九天之境的修为,感知力非常人可比。”孔贤慧怪异的望向秦石,刚才两人从幽林穿梭,本來她以为秦石要带她离开兽场,她还想要开口阻拦一二,却不料沒走多远呢,秦石就突然的停下來,在这立个金塔躲了起來。

面对孔贤慧的质疑,秦石十分轻松:“就算他有九天之境,感知力再怎样强,无非也就是对灵力的感知呗?难道还能够感知到精神力不成?”

“精神力?”孔贤慧被秦石的话惊愣,蹙了蹙眉:“你是仍然可以成功注册。符魔师?”

耸了耸肩,秦石算是默认。

舍利衣钵除了防御以外,还能够躲过敌人的感知,它从外到内全部是由精神力分子组成,强大到足矣将秦石的灵力从内部隔绝,若非是精神力浑厚的符魔师,根本无法察觉到它。

这一下,孔贤慧才恍然大悟,她身上是沒有半点修为的,所以之前也无法分辨出金塔的属性。

对这点,秦石也非常好奇,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拥有名器法宝的人,怎么会是沒有修为的凡人呢?

而且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秦石总感觉孔贤慧好像和常人不同,仿佛缺少什么东西一样,却又说不出來。

摇了摇头,秦石不去多想,一把拉住孔贤慧:“好了,不能耽误了,赶紧跟上去吧。”

说完话,他就欲要朝邢墨鸢离去的方向追击。

感觉到秦石的动作,孔贤慧大惊,抽回手:“你才逃过一劫,现在就往上凑,你不要命了?”

“沒办法啊,我要去乱域,之前正是因为不知道怎么走,才故意击伤那个刀疤男,现在好不容易有个领路的,再不抓紧一点又要被他跑了。”

听着秦石的话,孔贤慧美眸满是怪异,拿乱域的外域大长老当做引路灯,估计这事也就秦石能够做的出來。

“你要去乱域做什么?”

“去乱域做什么?”秦石思索一会,摇摇头:“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孔贤慧满是无奈。

“是啊,但是我知道,八域我必须要去,只有进入八域的话,才能够俯瞰这片大陆,我要让自己变的更强才行。”秦石洒脱的轻笑。

和秦石对视,孔贤慧抿了抿樱唇。

“为什么要变强?一个人一旦变强,一切就都变了,地位,金钱,权势,这些只会让人变的复杂,让人性变的肮脏,何不如找处世外桃源,潇洒的度过余生?”说到这,孔贤慧有些激动:“况且,你不是有爱人吗?”

秦石稍微的惊讶一下,从他认识孔贤慧开始,他就能感觉到在孔贤慧的身上,总是被强烈的负能量缠绕,特别的消极。

不过,如果说孔贤慧是负极,秦石应该就是正极,而且是非常强大的正极,他身上的正能量浓郁过人,就像是清晨刚刚从东方升起的朝阳,足矣驱散夜间那无穷无尽的黑暗。

他笑了笑:“如果可以,我也想找处世外桃源,不去问这凡尘琐事,不去经历尔虞我诈,愿和她们此生终老温柔,过上神仙伴侣的日子,白云不羡仙乡。”

“但是,我沒有选择啊,她们身上都有太多的故事,她们的肩上有太多的重任,我只有让自己变的更强,才能够替她们分担,守护她们…”

“这才是做为她们男人,应该做到的事,而不是躲避。”

一番话,不知为何,孔贤慧的美眸微微泛红,她仿佛陷入了长久的回忆,那回忆如同永不见底的深海寒潭,令她感觉到失魂落魄的恐惧。

“行了行了,赶紧走吧,再待会真追不上了。”感觉出孔贤慧的异样,秦石连忙将她从痛苦中拽出。

但就在他欲要起身之际,孔贤慧的玉手突然抓住他。

“嗯?姑奶奶,别墨迹了,快一点吧。”秦石苦丧着脸道。

孔贤慧白他一眼:“就你这样,追上去你也进不了乱域,你以为乱域是你随便能进的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秦石不甘心的道。

“不用试了,你这样去的结果,就是被乱域当成通缉犯,你别小瞧那个徐岩,那个徐岩和邢墨鸢,两人可谓是狼狈为奸,是乱域外域的两大祸害,只要有他们在,你是不可能进入乱域的。”

秦石瞪了瞪眼:“你对乱域,好像很了解吗?”

这一句话,好像刺中了孔贤慧内心最痛的伤,她娇躯剧烈的颤抖几下,美眸失神。

秦石暗骂自己嘴贱,连忙绕过话題:“那也沒办法啊,至少跟着他们,能够知道乱域的方向。”

孔贤慧低着头,她沉默了许久,才扭过劲的道:“我知道,怎么能够让你混进乱域。”

“嗯?”秦石欣喜若狂:“你有办法进入乱域?”

孔贤慧轻点螓首:“在半个月后,乱域会在西方的乱世山招揽奴役,不过说是奴役,但乱域毕竟是八域之一,每年去招揽的人数都十分庞大,我觉得那是你进入乱域唯一的机会,否则你从外域进入,一定会受到徐岩和邢墨鸢的阻拦。”

“奴役吗?”秦石对什么身份倒是并不在乎,他相信只要能够加入乱域,哪怕是从最底层开始,他也能够混的风生水起,甚至会超过徐岩,超过邢墨鸢。

想到这,他的黑眸闪露光泽:“那好,就从奴役开始,这样等到将徐岩踩在脚下时,才能够感觉到那种快感。”

他这人,有时候还是很记仇得。

“想要我的命,那就要做好付出同样代价的准备。”

而在秦石兴起时,孔贤慧冲他摆了摆玉手:“好了,半个月后,你自己去乱世山吧,我就先回去了。”

“嗯?”秦石愣了愣:“回去?你回哪去?”

“野性媚夜。”

“停停停,你给我回來…”秦石急了,拉住孔贤慧:“哎我说,你这女人是不是有病?我费了这么大力才把你从那深渊里拉出來,你现在怎么还要跳回去啊?”

“要不然呢?我能去哪里?”

“回家啊,距离乱域的奴役招收还有半个月,你告诉我你家在什么地方?我送你回去。”

秦石很真挚,但这份真挚并沒有打动孔贤慧,反而令她的美眸间闪烁起淡淡的忧伤:“家?能回去吧?我已经不奢望了,反正我在野性媚夜也沒人敢把我怎么样,你刚才也看见了,在那里渡过余生,应该就是我的命运吧。”

“放屁…什么狗屁命运,那他妈都是骗人的。”秦石急眼了,黑眸瞪的老大:“我这辈子,最他妈烦别人在这给我说命运,我命运就他妈够坎坷的了,我不也活到了今天?你差什么啊?”

“你命运坎坷,能坎坷过我吗?”孔贤慧讥讽的朝秦石冷笑。

“我………”秦石满心的无名火,这他妈叫什么事,俩人在这比谁命运坎坷呢?

“你觉得,你是这世上最凄惨的人是吧?你觉得老天对你不公平是吧?你觉得你被人骗了,你觉得你委屈,你觉得活着沒意义了是不是?”秦石声音越來越洪亮,讽刺的韵味越來越强:“那我告诉你,你以为你那些凄惨的事,在我看來什么也不是,你不就是被男人骗了吗?我他妈的四年前,也爱一个女人爱的死去活來,为了她偷走了家族的至宝,最后将至宝交给她的时候,她却连看都沒有看我一眼,就依偎进了别的男人怀里,那男人还废了我的九条灵脉,我被逐出家族,我父亲因为我同样被废,他从我秦家的第一天才,沦落到过街老鼠的模样。现在你还觉得你的命运坎坷吗?”

“我加入宗门,结果宗门为了自保,将我逐出宗门不说,还将我送到敌人的手上,你觉得你的命运还坎坷吗?”

“我莫名其妙惹來巨大的麻烦,兄弟被人抓走,我却连抓走他的人在何处都不知道,你觉得你的命运还坎坷吗?”

“在绝种中,我以为我有了希望,我爱上了一个女人,我愿意用此生去呵护的女人,结果她却从小家族被灭,一生被厄运缠身。我想要帮她,但那个时候她站在的位置,是我只能仰望的高度,甚至我连和她站在一起的资格都沒有,你觉得你的命运还坎坷吗?”

“我爱上的第二个女人,现在却昏迷的无法苏醒,和我永远隔着什么狗屁人灵殊途,两人相爱却不能在一起,你觉得你的命运还坎坷吗?”

“我爱上的第三个女人,她现在怀着我的孩子,承受着十月怀胎的痛苦,我一个做相公做父亲的人,却因为种种的琐碎不能陪在她的身边,要在这里跟什么狗屁八域耗着,你觉得你命运还坎坷吗?”

“你要觉得,这些还不够,那我告诉你,我这四年从來沒有片刻的轻松,每一日都活在惶恐乐蛙的装机量则在20万左右。点心等其它ROM和担忧中,你能明白那种感觉吗?”

“我告诉你,你所谓的那些命运,在我秦石看來狗屁都不是…”

----

第四更,送给迷恋,大家一起祝愿迷恋早日康复吧。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


三门峡白癜风医院哪个较好
开利空调移机一般多少钱
荣耀时刻,在2020大健康产业(重庆)博览会中,太极集团多个产品斩获奖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