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搏击

妹纸不是人第七十章农家大院营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4日    点击:[0]人次

妹纸不是人 第七十章 农家大院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

山谷尽头,拐过一个小山包,阡陌纵横现出一片耕田,不远处尽是断壁残垣,山石垒砌的地基上,矗立着唯一一座完整的农家院,红砖黛瓦,木头篱笆,乡土气息浓郁很接地气。

也许是西门靖长得有亲和力,一路行来,中年男子都在跟他闲聊,介绍了一番情况。他们一家姓赵,岳父姓周是一位著名京剧演员。他父亲,出生在这个村子,后来其他村民都选择外迁,唯独剩下了他家的老宅。每年家里人都要来这里住上一段时间,避暑、耕田、养鸡、喂羊,自耕自吃享受农家之乐。

今年罕见大雪,一家人过完年来此赏雪,回去的山路却塌方了几百米,一行人都被堵在了山里,幸亏这里储存了不少粮食,他们才没挨饿。这也是他们为什么不叫救护车的原因,路还好几天才修好,救护车来了也百搭,抬着人翻山越岭更不现实。

西门靖也介绍了自己。那位火辣少女,正听见,小声嗤笑道:“西门庆,好人能叫这名吗,哼!”

院子里,墙上挂满了辣椒、地瓜、玉米,天井中间还放了一只石磨,七八间敞亮砖房,门上贴着窗花春联,年味十足。

房间里都生着火炕,温暖如春。安置好周老头,李医生一拍右膝盖,说道:“来吧,神医,就这条腿!”

神医要大显身手,赵家一家人围观在旁,瞪着眼睛看这位年轻神医,施展回春妙手。

西门大官人,正襟危坐,装模作样的问道:“病人说说病史吧!”

气的李医生直翻白眼珠,心想,你小子还问我病史,装给我装,等会露了馅,看我怎么收拾你,无照行医可是大罪!到时候赵家人也会恨你入骨。

西门靖敲了敲桌子,说:“望、闻、问、切,才能看病,你不张嘴说话,我怎么知道你症状?难不成你以前是干兽医的,从不和患者交流?”

这话惹得一屋子人都喷了,小辣妹笑声银铃似的尤为好听,一直压抑着的伤感气氛,也冲淡了。平时仪表威严的赵老头难得笑了两声,瞬间觉得不对,这不是把老子也骂在里面了吗!气得他咳嗽两声,恰如凤凰进林百鸟哑静,没人敢再笑了。

李大夫气的脸色煞白,看西门靖的眼神快喷出火来了,连连喘了几口粗气,才平息怒火,老老实实的说了病情,无非是下雨阴天,膝盖发胀,小腿肌腱酸疼。

“哦,原来是这样子,你挽起库管来。”西门靖颐指气使的说道:“走两步,我瞧瞧,走远点,哎,回来,转个圈!哎,蛙跳回来,蹲那儿别动!”

李大夫心里这个恨啊,暗骂小混蛋拿老子当猴耍,但他绝不能给西门靖不看病的理由,只有忍着羞辱照做了。

赵家人久居上位,都不傻,早就看出西门靖在故意耍人。李大夫滑稽的动作,惹得他们想笑又不好意思笑,憋得肚子都疼了。年长者还好点,小辣妹忍不住捂着嘴跑出门去,又是一串银铃似的笑声飘进屋子,还夹杂着她笑的骂声:“坏蛋,真不是东西,嘻嘻,混蛋!”

西门靖觉得差不多了,猛然起身,说了一句,小毛病,不用扎针。说着抬起巴掌,照准正在半蹲着的李医生膝盖上,拍了下去。这一巴掌好似响了一个麻雷子,那个脆生,震得人耳膜都疼。

李医生被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哀嚎一声:“倪特马,打人!”

西门靖趁机出手快如闪电,在他膝盖上捏了两下。李医生猛地站了起来,就要还手。西门靖指着他腿说道:“还疼吗?”

李医生顿时愣了,发觉腿上除了火辣辣的疼以外,困扰他多中国革命的面貌就焕然一新了。中国共产党为救中国劳苦大众于水深火热年的顽疾——风湿症不见了。他行医多年,见识的医疗手段不胜枚举,可从未见过如此古怪的方式,一时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哎,说话啊,腿怎么样了?”

李大夫,主动围着屋子走了几圈,吭哧半天憋得脸好似猴子腚,蹦出两个字,好了。

小辣妹,正好进门,听见好了俩字,好奇的问道:“好了,怎么治的这么快就好了,李叔叔?”

丢大了人了,李大夫羞愧难当,几乎是夺门而出,逃到了院里。看着他仓皇背影,西门靖心里窃喜,风湿有什么了不起,湿气也属于邪气,本大官人邪祟之气都能祛除,一点点湿气还不手到擒来,就是浪费了灵气有点可惜。

赵家人表面没说话,心里也都在赞叹西门靖年纪轻轻,竟然有如此神奇手段。赵老头揉着自己那条瘸腿,看西门靖的目光中带上了几分玩味。

赵夫人,脸上难掩喜色,眼中尽是希冀,起身来到西门靖身前,十分郑重的邀请他为父亲治疗。

西门靖正色说道:“救人可以,我有几个条件。”

赵夫人,和蔼的脸色微微一变,心道莫非看错人了,他果真是要提条件,不知道丈夫和公爹能不能答应。旋即恢复正常脸色,带着客气的微笑道:“您尽管说,只要我能办到的,都可以答应。”她把我字咬的特别清晰,意思明了,我不代表赵家,只代表我自己。

<随着其持续不断的开放经济和降低贸易壁垒p> 西门靖知道她误会了,伸出三根手指头,说道:“第一,我治病的事你们不能向外泄露,第二我治病时,只能叫我朋友在旁边守护,别人不能进来,第三即使治不好......”

赵云生自从第一次见面,打心底就喜欢这个孩子,接话道:“不管治得好,治不好,我们都不会怪你,三个条件我们答应,你再想想,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答应就好,我别无所求。”西门靖说罢开门而去。

周老头半截铁塔似的身躯,躺在土炕上,脸上一层不健康的红润,双目紧闭,嘴上戴着氧气面罩和便携式呼吸机,胸脯起伏呼吸时有时无。按照李医生的诊断,此时他已经进入了脑死亡状态,仅剩下的是生命体征,但是意识早就没了,这只是一具活死尸。只要停下呼吸机,生命体征也将失去。

ps:上一章补上昨天欠的,晚上还有一章,一宿没睡,本狼眼红的像兔子啊!

重庆子宫内膜炎治疗费用多少钱
4个月的宝宝着凉拉肚子怎么办
郑州妇科治疗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