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网球

妖孽看剑第一百零二章心障营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4日    点击:[0]人次

妖孽看剑 第一百零二章 心障

苏卓手腕微微一挑,手上立时出现了一把长剑。

没有人看到那把剑怎么来的,只看到剑架上又少了一把剑。

只是这一开场,便令许多人动容。

这位长乐侯不愧是能够以如念境观尽蛰龙潮的人物,手段果然了不得。

苏卓将剑握在手上,说道:“请。”

他望向萧遥生。

萧遥生目光变得凝重起来。

尽管他始终认为苏卓在城头胜之不武,因此而轻视苏卓,认为自己必胜对方。

可在他内心深处,却对这个少年有种说不出的忌惮。

甚至是畏惧。

萧遥生认为这是心障。

这也是他迫切想要与苏卓一战的原因,他要破解这一道心障,否则他担心这道心障会在今后给他留下破绽。

<国际市场油价从前期每桶120美元的高点回落至目前水平p> 萧遥生先行出剑。

剑斩心障。

这一剑并不快,可其中所挟的真元却无比纯厚,剑气近乎凝实。

这一剑出来的时候,席间也传来一阵惊呼。

“萧师兄此番当真是因祸得福了,尽管没有观尽蛰龙潮,提前取出了体内灵藏虽然有坏处,可长江     辛亥百年美术作品特展、武汉·印象百年老房子美术作品展、中国大写意名家邀请展、澳大利亚土着艺术展……明年真元却比以往还要纯厚许多,如今完全称得上半个无一境修士。”

“苏卓大话说在前头,真以为在城头胜过萧师兄一回,就自认为吃定了萧师兄,这下子怕是更悬了。”

<造成现货上涨动力不足p> 灵桥境的修行,便是将真元不断凝炼的过程。

萧遥生无疑已经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不少人想到了那个与无生门修士交手后受伤,如今破而后立的余秋风。

自从余师兄突破到无一境之后,便透着有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不少人猜测余秋风应当得到了旁人意想不到的收获。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

萧遥生的福,便是这位长乐侯的祸。

众人更加不看好苏卓。

便在剑光降临的时候,苏卓也出了一剑。

如果说萧遥生的剑气如同怒涛,那苏卓这一剑就像在狂风大浪中漂浮的独木。

其上几乎看不出真元流转的痕迹。

萧遥生的目光却陡然一缩。

他好像再次看到了那场噩梦。

冷汗湿透了后背。

苏卓这平淡无奇一剑,竟然让他有了重临望海城头的感觉。

俨然蛰龙潮一般。

滔天浪潮,压迫而来。

“这一剑……不可能……”

一声剑鸣响彻兴武殿。

这一次没有传出任何惊呼声。

因为众人已经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萧遥生的剑被震开,他自己也连退了三步。

……

……

倚靠在梁柱边上的短发少女动容了。

她那双超越年龄成熟的眸子,正紧紧盯着苏卓手里的剑。

“不会是……怎么可能……他才灵桥境。”

丁绫隐约猜到了什么,只不过觉得很是不可置信。

即便是瑶真境的高手也不可能做到,苏卓怎么做到的。

“不,更重要的不是他怎么做到这一点,而是他怎么可能掌握……”

丁绫心中也起了无数波澜。

她本以为这种方法,在如今这个天下,应该只有她一人才可能掌握。

然而如今却多了一人。

从苏卓到陵江开始,她就开始关注对方。

那一日在景灵宫外见了一面,让她对苏卓越发感兴趣,因此才会特地来到兴武殿。

事实上,这位长乐侯比她想象中还要深不可测。

她见过太多真正的强者。

同样也有无数与这些人交手的经历,却觉得苏卓比那些人都要特别。

她一剑曾当百万师,却发现自己无法很轻松挡下苏卓的这一剑。

在她看来,这很不可思议。

因为这意味着,同样是灵桥下境的苏卓,有成为她一招之敌的可能。

……

……

剑修以气御剑,苏卓也是以气御剑。

只不过剑修的气指的是真元气机,而他的气却不单单只是真元气机,还有蛰龙潮气运。

那可是连灵桥巅峰的无生门修士都能够镇杀,如今萧遥生只是被他逼退三步,他发现对方在此番蛰龙潮过后,确实是有了几分破而后立的味道。

怪不得再次面对自己的时候,心境不一样了。

只可惜,望海城头那一战,还是让这位道宫翘楚产生了障念。

而这就是萧遥生的破绽。

苏卓没有给萧遥生任何喘息的机会,紧接着又是一剑。

这一剑依然很简单。

直直斩下。

萧遥生却感觉苏卓的这一剑就像整个天穹压下来一般。

他全力催动真元,挡住了这一剑。

然而他的喉咙却微微一热。

苏卓的这一剑看似挡住了,他却感觉心头微微一震。

道心的裂痕更深了几分。

他的嘴角流出了鲜血。

武孝杰看得心中惊怒交加。

众人看得莫名其妙。

作为道宫的弟子,他们常常自恃眼界不凡,可如今却看不懂苏卓与萧遥生的这场对决。

明明只是平淡无奇的一剑,怎会这般厉害?

……

……

余秋风眯起眼。

气运是看不见的,可极盛气运所产生的威压却是能够感受到的。

他从苏卓的剑中感受到了一种唯有天地之威才能媲美的恐怖力量。

势无可当般。

似要拍碎一切般。

不是气机。

而是一种更加高深莫测的存在。

这是什么剑法?

他搜肠刮肚,也没有想到这到底是什么剑法。

不过他知道,萧遥生之所以节节败退,并不只是因为苏卓的剑厉害。

“诛心啊。”他轻声道。

每一剑看似寻常,却尽皆落在萧遥生的道心之上。

苏卓的剑,已经成了萧遥生的魔障。

对萧遥生而言,这不仅仅只是在切磋,而且还是在渡劫。

……

……

苏卓神色自若,一剑接着一剑,把破而后立的萧遥生逼得节节后退。

萧遥生脸色苍白,心中升起无限恐惧。

这一幕与望海城头一幕何等相似。

他感到无法置信。

苏卓的剑就好像是他无法跨越的天障,再浑厚再精纯的真元在他面前,都形同虚设一般。

一声清脆的鸣响。

他的剑被苏卓砍断,喷出一口心血。

该嫌疑人系烟台某银行支行行长。从2011年4月到2012年1月

苏卓的剑没有停下来,依旧如掀天巨浪一般朝他覆压而来。

即便这是未开锋的剑,可他却从中感觉到了令他浑身寒毛炸起的杀机。

萧遥生骤然爆退。

苏卓的剑落了空,带起的剑风凛冽无比。

萧遥生心脏狂跳不已。

然而没等他喘口气,席间传来的惊呼声,却让他心神剧震。

眼前的苏卓不见了。

却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平举铁剑。

萧遥生就好像是自己贴上去一般。

沉闷的一声撞击!

铁剑的剑脊拍在了萧遥生的背上。

身后传来剧烈无比的痛楚,犹如被铁锤击中一般,他再次喷出一口血。

萧遥生微微张嘴,似是想要说什么,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他在无数难以置信的目光中,重重倒了下去。

不少道宫弟子冲上台来,兴武殿乱成一片。

苏卓却没有看萧遥生,神态平静,气息平稳,就好像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他一袭锦衣站在纷乱的台上,望向紧紧盯着自己的余秋风。

余秋风面沉如水。

他看懂了苏卓眼神里的含义——

现在,到你了。

南宁哪家医院治男科好
昆明男科哪家好
新生儿有胀气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