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CBA

女鬼修真记第六十章干醋营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4日    点击:[0]人次

女鬼修真记 第六十章、干醋

桓澈早就知道她是谁了?<到店里来的/p>

斩月的这个猜测把苏荃也吓到了。可是:“这不可能!我是死在玄天宗的宝船上的,尸首都分家了不是吗?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极天门知道我身份的只有姜游和净尘师兄。而他们两个……不可能对他说这样的话。”既然如此的话,他怎么可能知道她的身份?猜测或许有,但象斩月怀疑的这种,她不相信。

那:“你怎么解释他对九音也会双手逆向剑的事,无动于衷?”

这个斩月……苏荃不高兴了,推开他就想下床,却被他直接搂进怀里。她挣扎着要离开,可带来的结果却是被他重重的按在锦褥之中。她生气了,推他打他,可她的反抗却似乎成了打破他某种禁锢的灵钥。

斩月贪婪地吻着她,她口中所有的甜蜜他都想拥有,她所有的气息只可能为他一人侵占。他接受不了别的男人对她一丝出现了大气污染、交通拥堵一毫的觊觎。他想得到是她的全部!

可是,她的生命已经被人分享!

那个桓澈,他曾经拥有过,却不曾珍惜。他害得她心存戒备,不肯再对任何人打开心防。她对他是好!他承认。可是他知道那不是全部!她的心仍后来在多次中东战争中发现了近距格斗的用处在瑟缩,她的秘密不会再对任何人提及。这也就罢了,他有足够的耐心和时间来让她完全的放松下来接受他。可是……那个男人,他在图谋。虽然他不清楚他的计划是什么,可他就是知道。那个桓澈,不想放开她。

他在想办法把她从他身边夺走!

而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那个浑小子如愿。苏苏是他的!他不会把她给任何人。

――――

“什么?你和斩月师叔这次要去茵萃谷?”

逐风刚从外面回来,就揣着东西来看九音。却没成想,东西还没掏出来,就听到了一个怪消息:“你不是已经好几次都没去那个地方了吗?”让门中的师兄弟们轮流去,虽然没她的独家消息,后面的行动颇是为难,好东西也有多有少。但总体来说。对于修士,历练远比宝物更珍贵。所以门中结丹师兄们对九音都颇是感谢。可现在,怎么又要去了?

“是不是因为上次骆师叔他们去的时候,差点没打开第五宫?”所以这次掌门师叔才让她和斩月师叔一起去。快点打开第六宫或者是多打开几宫看看里面的情形?

逐风想得非常正经。事实上,苏荃都能想到那个斩月在去和守一师叔申请这事时用的理由,也差不多就是这样了。可那是真话吗?

那个斩月,吃醋吃得没边了。他这是要和桓澈呕到底了吧?极天门可没玄天宗这规矩,大家轮流进去玩。那边的出战队伍一直都是秦崧、浩天、净尘、桓澈四个固定班底。以及天权宫四大天王轮流出战。

这次去茵萃谷……那小子还不定要抽什么疯呢?

真是想起来就头痛!

苏荃不想理那事,只兴致勃勃地看着逐风手中拿的袋子:“这里面是什么?送我的吗?”要不是,应该不会直接拿出来的。

逐风笑地递过来:“这是我回来的时候路过凡间一个皇宫里弄到的。都是一些医书医理。我想你既然在研究丹道,说不准凡人的东西也能帮上些忙。另外这里还有一些工部营造之类的书籍。我翻了几本挺有趣的。尤其是这个叫陈之山的书,他里面写了好多冶造之术。虽然凡间铁矿与咱们的不一样,但我瞧着这个风炉好象有些意思。你看,就是这页。”

逐风说得很仔细,苏荃也看得投入,所以两个人压根就没注意到洞口边上已经站了一人。而等二人发现时,那人已然信步走了进来。

俊美无畴的脸上平静从容。看到逐风便扬起一个微笑:“你回来了?正好有件事要和你说,这次去茵萃谷,掌门师叔叫你也去。”

他也一起去?逐风很高兴,见过一礼后,便又问:“还有谁?”

斩月坐在了圆桌之旁,端起苏荃刚才用过的茶盏吃了一口:“还有临空师叔和一真。照师叔的意思是趁机让你们也试炼一下双手逆向剑的功效。”日常练得再好,不经真战有些感觉也是悟不出来的。

逐风很是高兴,当下应了便告辞回洞府去了。可他信步都走出来后,却突然想起了还有一件东西没给她。转身刚想回去,却看见……师叔拿着茶盏喂她……嘴唇紧紧地贴在她的耳际象是说了什么。结果……她笑得一耸一耸的……

――――

“什么?你说掌门师叔把九天阴阳剑阵交给临空和一真?”苏荃简直是想不明白其中的含义都难。她来玄天宗也有些年头了,自然知道在玄天宗内,只有道侣才会练习阴阳剑。而九天阴阳剑阵是与日月分光剑阵、垂辰共天剑阵并驾齐驱的玄天宗三大剑阵。守一师叔居然把这样的东西送给那两个……“难不成,那两个……”有什么意思吗?

斩月微然而笑:“一真我不清楚。但临空那里最近好象确实有些变化。听给他看守洞府的晨雨讲,临空最近常常一人下棋。师叔明显是听到这个消息了,所以才让把九天阴阳剑阵交给临空。让他去和一真一起练。”

“那临空师叔接下了吗?”苏荃的眼睛亮得象天上的星辰一般。而斩月看着这样的她,心头情动。一把把她抱了起来,走进了内室。

―――――

再去茵萃谷,可说是一点麻烦也妆容:设计这组妆容的彩妆师James Kaliardos表示:“本系列服装采用了多种奢华的面料没有。而这次出行的又都是熟人。对于苏荃来说便更加放松。

老规矩,先到中枢岛,见过极天门众人,再一起到茵萃谷所在的岛外等候。这次极天门出战的四大天王是流风。他老人家的心情似乎不太好的样子,脸色漆黑。秦崧虽然看上去也不怎么开心,但却不象他那样阴云密布。

“那小子钱包让人扒了?”

苏荃小声和斩月传音,本是吐槽的。却不想,斩月噗的一下笑了出来,揽住她的肩膀小声道:“他不是丢了钱包,是被女人给睡了!”

什么?

斩月的声音并不大,但附近几个玄天宗的人却是都听到了。逐风不可思议地看那边的流风。一个元婴真君……“下手的人是谁?”

他们这边有小型的结界,所以内容只自家人听得见。而这个事。其实好奇的不只是逐风,连临空和一真似乎也好奇得很。可斩月却只是一脸好笑地看着苏荃。然后……一个机灵,苏荃明白了:“朱青涟?”

“没错!”

我的天呐!苏荃放声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青涟姐姐威武。她这是终于不再想装小白兔了吗?不过有件事很奇怪的:“不是说她的本命元神灯已经不在天权峰了吗?”这两件事到底是谁前谁后?

斩月的脸上飞快闪过一丝异样,可语气却是轻松的:“以后的事!”

“以后?”

“对。”

“那你的意思是……沐阳那个死老头想弄死朱青涟,结果流风把人给藏起来了。然后……那丫头就把流风给……睡了?”九音的这个猜测实在是个让人……联想丰富的猜测。逐风一个劲地摇头,临空却是直接大笑出来,并饶有兴趣的问:“那那个丫头呢?后来如何了?”

“听说事成之后。她就消失了。既没让他负责,也没留下一言半句。听说流风找了很多地方,可就是找不到那丫头的下落。”

为此,这才脸色漆黑的吗?

―――――

玄天宗的人不知在说什么,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乐不可支。而且眼神还一直往他们这边瞟。难不成是在看他们的笑话不成么?

极天门五人的脸色为此都不怎么好。其中自然又以流风为最。他本便心情不佳,结果又让师父强安了这么个差使。陪桓师弟来保护他的安全,流风并不介意。可若是被玄天宗的人这么耻笑的话,那也太气人了。

所以,当他们拿着令牌进入冰宫。结果双方人马竟然一口气全部冲到第六宫后,流风同志呛的一剑便是劈向了斩月。

资源在前,不抢那就是浑蛋!

浩天真君很快就和临空真君打起来了。秦崧的战力最强,本来逐风应该顶上的。可是逐风的剑还没飞过去,就见一袭红影已经直接冲过去了。心下停停,这样也好,便直接和桓澈战在一处了。

至于一真和净尘的那场战斗,已经被其它人所忽视。甚至这两个打了两招,发现谁也赢不了谁后,直接罢手也没人管。

别人如何打。苏荃完全不管。可是难得她居然有这么好的机会,可以打扁这个秦崧,那么此时不出手晚待何时?所以,她一上手便没有留任何的余地。火影术与黑石尽数劈出。双手剑共施日月分光剑阵,冲着秦崧就冲过去了。

秦崧原先并没有把这个才结丹初期的丫头放在心上。可是当他的剑才和这丫头的剑咬住,就立马被崩出一个巨大的缺口后,便是却立马警醒了。马上全心投入战斗。可是越打便直觉得不对!这丫头的剑太锋利了!只要二人的剑锋一咬,他的剑便会被崩出一个裂口来。

要知道,他的这把剑可是父尊送给他的上古名剑。怎么会居然在这把九音剑下。如此不堪一击?

按说他一个结丹大圆满对付一个结丹初期的女修,本是不该费事的。可日月分光剑阵的双手逆俩剑让苏荃的战力在瞬间提升到四倍上,再加上她那隐藏在剑身上无人可敌的火影术以及被黑石强化后的火灵气与剑气合而为一,让秦崧的剑每一次交锋便折损一次,甚至在第六次交兵时,当啷一声,秦崧的剑直接断成了两截。

断剑重重掉在地面之上!

而就在苏荃兴奋着准备再补上去,直接砍死这个王八蛋时,第六宫却是以不可想象的速度,嗖的旋转起来了。(未完待续。)

玉溪治疗白癜风多少钱
榆林有没有白癜风医院
娄底白癜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