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西甲

木纹虐仙记第629章十招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17日    点击:[0]人次

虐仙记 第629章十招

可是要叫自己就这样灰溜溜的回去复命,实在是难以交代。仅仅是他本人,悬浮宫的掌门弟子,而且是长生第二重不灭境界的强者,随便到江湖上,都是使人胆颤心惊的人物,何况是他此次还带着他的六位师弟,也都是长生第一重万寿境界的人物。

这样的阵容,随便做什么事情,即使是遇到庄不周这样强悍的人物,也有一拼之力,若是就这样偃旗息鼓的回去,就算是风悬羽不责备他,但是他也会觉得颜面无光。

“小子,你别得意得太早,我刚才不过是吓一吓你,真的要杀你,并不是办不到。”他说话时候的气势,说话时候的神情,就好象薛冲只是他手心的一只蚂蚁一般,随时可以捏死。他身后的六位师弟未必会信,可是这话听在秦中智猪猪里和楚烟寒的耳朵里,顿时就相信了。

薛冲心中冷笑连连,周一是什么东西,面对自己这种将人道修炼到了始皇帝境界的人物,居然想在心术上打击我,这不是找死吗?

当下薛冲轻轻的咳嗽:“周兄的武功,小弟向来就是佩服的,我也知道,自打你知道我喜欢风月小姐的那一天开始,你就恨不得杀了我,你看不起我,但是又害怕风月姑娘真的喜欢我。毕竟,男女之事,有时候并非只是看对方武功的高下,我没有说错吧?”

周一就解气似的点头。薛冲有些话等于就是在自己骂自己,他当然要表示赞同。你要自己骂自己,贬低你自己,那我可没有办法。

薛冲随即说道:“现在你我们之间,一个武功高,一个武功低,非常大明显。不错,我承认,我能成为圣兽宫的代理掌教,来自于祖师爷的提携。可是今天你既然敢如此小觑我,说可以随时杀了我,所有的人,包括你的六个师弟都听在耳里。既然是这样,你敢不敢和我打一个赌?”

“敢不敢”这三个字一出口,薛冲就感受到周一眼中金星直冒,这等然是自己在故意的激怒他,使得他不爽:“你想赌什么?”

周一强行的压制住心中的愤怒。

“十招。我赌我和你在十招之内,你杀不死我!”

狂喜。过了好半晌,周一才勉强抑制住自己心中喜悦的心情。其实,自从和薛冲对峙开始,他就在思考着用什么方法可以杀死薛冲,用自己最擅长的招数,要用多少招才能将敌手击毙。他心里想到就是三招。如果自己对薛冲连续不断的出手,薛冲最多能够抵挡住自己三招。

这就是他对自己的估计,可是薛冲好象是被猪油蒙了心,居然说道十招。

这使得本来还在犹豫不决。不知道是不是该在这样时候动手的周一,心中升起无限的遐想。

一定,一定可以宰了薛冲!

“这可是你自己找死?”周一依然是冷冰冰的说道。

薛冲的心灵力预感到对手心中狂野的喜悦,淡淡的道:“现在说是谁找死,还真的谈不上,还是等决胜之后说行不行?”

周一颔首,眼神之中露出轻蔑的光芒:“我现在可以动手了吗?”他真的有点迫不及待啦,这是自己能够迅速完成师傅交代下来的任务的最好方法。只要能速战速决杀了薛冲,宝象等人群龙无首,那么可以肯定的是。在自己等七大高手的压力下,宝象秦中智等人只有倒向悬浮宫。在门派面临危机的时候,每争取到一分力量,就是自己莫大的功劳。

总之。决不能无功而返。

“等等。”薛冲似乎有点恐惧,“对赌的规矩,姓周的你忘记了我可没有忘记,这样吧,若是我十招之内死在你的手下,这里的局势随便你怎么处置;若是你输啦。却又如何?”

吴二郑三等人纷纷笑了起来:“薛冲,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你能在我老大的手下走三招,已经是祖宗积德,怎么可能走过十招?”

薛冲冷笑道坚持:“哼,人有失手,马有失蹄,谁又能保证自己永远是赢家呢?据我所知道,风悬羽当年打赌的时候,不是也输在我林慕白师兄手下吗?”

周一眼中显现不耐烦的神色:“不必多言,手底下见真章!”

他心中当然知道薛冲或许会耍什么小聪明,但是十招之数,无论如何也够了。他确信,即使薛冲耍什么花样,但是能在自己的手下走满五招,已经是奇迹,十招,根本就不可能。

“那你的意思是,只要你输啦,就别想得到风月妹子啦?”薛冲偏偏不离不弃。

“好,我答应你!现在可以动手了吗?”周一发觉自己最后一点耐心已经用完。

薛冲的头刚刚点了一点点,周一到身子就拔高,拔高,再拔高,最后变成一个身高丈二的高大汉子,挥舞手中的大剑向薛冲斩杀而下。

哼,你薛冲不过就是会一些躲避闪展的小巧功夫,真实功夫稀松平常,那就没有和薛冲缠斗的必要啦!罡风呼啸,大地似乎都在颤抖。

薛冲的身子轻灵得有如是一片放纵的青烟,在周一的攻击之中翻跌落出去,似乎是受了不轻的伤。

长生第二重境界的高手,纵然没有击实,但是其强大的法力进攻之时,并非一定要击中敌手,只要被他的罡风带到,也是死亡的份儿。

通玄第七重金丹和长生第二重不灭境界,相差实在是巨大,弹指之间本来就可以将薛冲杀死。

可是薛冲似乎受伤,却并没有丧失战斗力,只是在嘴角缝里说出两个字:“还不错。”

周一微微吃惊,小子的身子就像是游鱼一般,看来盛传的心灵力的功夫的确是不错,竟然能在间不容发的刹那之间将我如此强悍的攻击躲开。

这一击,周一只是用来七成真力,满以为薛冲无法闪躲,想不到对手躲避的本事已经是炉火纯青,居然幸免,一声大吼,手中的长剑出手。在狂暴的风中犹如风帆的船尖,呼啸而出。

这一击,乃是用兵器取胜。

不管薛冲闪展腾挪的功夫有多么强,他就不相信可以快得过飞剑。

飞剑的灵活。众所周知,以神魂驱使,快捷无伦,和心灵运行的速度十分接近,再快点身手。也未必比得上飞剑的切割。

以强凌弱,本来有点胜之不武的味道,但是牵涉到男女情爱,尤其是他对风月可以说是痴迷,自从见过她之后就是魂牵梦萦,自然要杀薛冲。

对待情敌最好的办法就是杀死。即使不能杀死,也要使得薛冲丢尽脸面。女人的虚荣心极强,正常情况下,是不会嫁给孬种男人的。

薛冲的眼中在刹那之间闪烁出耀眼的光芒,就像是练剑的人将铁水锻炼到开始燃烧的那一刻。使人窒息,使人痛苦,使人感觉到自己也会被融化。

这是心灵力之刃。

薛冲发出了心灵力之刃,直接攻击对手的眼睛。

以薛冲现在的能力,只能攻击敌手的眼2013年1月在美国举行的演唱会最低票价只有19元美金睛。

可是这样的攻击十分厉害,周一在刹那之间有一种突然失明的感觉,薛冲顺利的躲过第二击。

无论是谁,在自己眼睛遭受突然袭击的情况下,神魂都会受到强烈的刺激,再要成功的驾驭飞剑攻击敌手。绝难办到。

薛冲叹息,喟然长叹:“若是我的功力足够,可是施展柴刀刀法靠近他身体百步之内,此人必定被我杀死。”

此话不假。无论是谁在眼睛忽然犹如失明的情况下,心神肯定会分散,在心灵力的驱动下,若是薛冲施展柴刀刀法,以艳阳出击,十有八九会奏效。将敌手切为两段,可是薛冲的修为实在和对手差距巨大,他再次躲。

况且薛冲心中无比的清楚,长生第二重不灭的境界,即使身子被切割成两半,对他而言,也不过是在瞬息之间就可以重新恢复,伤不了对手,最多是损耗一些元气。

老龙的话无疑非常正确:“对待这种人,你只有躲。”

周一停止了身外化身,身体恢复到正常大小,眼中泪水涟涟,狂怒的吼道:“你这是什么妖法?”这简直不可能,薛冲,在他心中狗一般的薛冲居然可以伤害到他,这是无法理解的事情,太不可思议。

敌手在他身体的百步之外,居然还可以伤害到他,这是他无法相信的。

一个长生境界的高手,将薛冲的身子阻止在百步之外,本来已经可以大肆的攻击对手,没有任何的担忧自身安全,但是,薛冲可以攻击到他。

费了好大的努力,周一才将自己眼中的不适消除。薛冲并没有选择在这样的时候攻击他,只是笑笑说道:“什么妖法?这就是我的心灵力功夫,若是知道厉害,现在认输还来得及!”

“找死!”周一咆哮,飞剑消失无踪,拳头化成漫天拳雨,向薛冲疯狂的轰击。

第三招,薛冲心中升起一种满意的感觉。如此最好,周一的拳头再厉害,他也想知道,对手是不是也不怕万步神符雷。

轰隆。一声爆炸产生,周一到身形爆退。

还是他躲闪得足够快,否则的话,他的身体就会成为齑粉。

对于长生第二重不灭境界的人来说,肉身即使变成齑粉,也可以瞬间修复。可是毕竟还是要损耗无数的资源,而且身体一旦被炸伤,资质也会受到影响。原配的身体,按照自己意愿重组的身体,才能发挥最强的战斗力,以后才能有最大的晋升的空间。

第三招告破。周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薛冲怎么能,怎么敢在如此近距离的时候将万步神符雷引爆,这绝对是不合情理的事情。

第三种方法,近距离的对薛冲实施打击失败。因为必须得防着薛冲的万步神符雷。

像是这样高级别的符雷,即使是对长生第五重造物境界的高手,也有杀伤力,何况是对长生第二重的高手。

符雷的出现,将各种境界的差别瞬间降低。甚至是一个通玄第一重凌虚境界的小人物,利用符雷,也可以将一个通玄第十重涅磐境界的高手杀死!

这就是修真界之中,任何的人都不敢轻举妄动的原因,因为也许是一点点的大意,就会给敌会。死无葬身之地。

长生境界的高手,对于符雷的伤害已经可以大大降低其威力,可是依然无法真正的降低。毕竟,长生境界高手锻炼出来的符雷。非同小可,杀伤力更加恐怖。

长生高手非常热衷的就是金丹。杀死足够多的金丹高手,夺取他们的金丹,到时候就可以用来护身。

金丹自爆的威力,是百步神符雷的数倍甚至十倍。异常的恐怖,这就是长生境界高手要想杀金丹高手的时候,也往往施展偷袭的原因。因为金丹自爆可以对长生甚至是极高境界的高手都造成致命的伤害。

周一的眼睛血红,有点像要立即将薛冲吞噬下去的样子。此时的周一,和薛冲身后的宝象十分相似,狰狞恐怖。

意刹那之间,双方的战斗暂时的停止,狂暴的风中响起周一到吼叫:“薛冲,你何时耍赖,我要你凭借你真是的武功来抵挡我十招!”

薛冲笑。笑得就像是刚刚拾取到十万块元宝的奸商:“可是已经晚啦,若是在对赌之前就说好,自然没有话说。可是你并没有说,我一再的角你听清楚我说的话,你就是不听,非要催着我动手!”

啊!周一狂妄的吼叫一声:拼啦!即使是死一次,死两次,死七次,也一定要杀死薛冲!

这是永远无法改变的策略!

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样的讨厌薛冲,总之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杀了薛冲他。即使和薛冲在万步神符雷之中一起毁灭。也不用管啦。

长生境界第二重不灭境界的高手,岂容玷污。

薛冲的眼睛有点直啦,心中叫起来,乖乖。这小子似乎是发了疯。

只有在这样的时候,薛冲才真正的感觉到恐惧。

想想,一个长生第二重境界的高手愿意和你同归于尽,你不死还有天理吗?

的确没有天理,所以薛冲就和他同归于尽。

轰隆。又是一枚万步神符雷爆炸。

处在爆炸中心的是薛冲以及周一。周一到拳头十分凌厉,攻击得薛冲几乎就没有还手的余地。爆炸吧。你爆吧,我死你也得死。

我是长生不灭,死后可以立即重生,但是你呢?周一到心中疯狂的叫了起来。这就是李代桃僵的计策,薛冲,我看你怎么抵挡。

血肉模糊。一片血肉模糊之中,周一也死去。

可是,所有的人都看到,周一被爆炸成碎片血肉的身体,却在半空之中飞快的蠕动,瞬息之间就成为另外一个周一。

这的确是另外一个周一。先前的周一,已经在爆炸中死亡,长生不灭高手可以千万次的死去,但是也可以千万次的复活。

这对于薛冲而言,本来是一道无解的命题,但是想不到的,他再也想不到的是,薛冲的身形从虚空之中冉冉的出现,就好象是来自于天上的神,那样的使人难以索解。

“你、、、、、、你还没有死?”

而在同时,楚烟寒尖叫:“薛冲兄弟!”她想立即扑上去,但是终于还是没有扑上去,只是看到所有人看她的奇怪的脸色,她的脸色就忽然的红了起来。

不仅是周一大呼不信,其余的人和人,都不相信薛冲可以在这一击之中生还,薛冲当时不仅要面对周一必杀的攻击,还要抵挡自己释放的万步神符雷。

连周一都死一次,就更不用说薛冲啦。

而且,若是薛冲没有死,那么在瞬间化为血肉的“薛冲”的身体,又是什么?

不过薛冲的神色十分轻松,只是淡淡的说道:“这是第四招,还有六招。”

周一想说话,但是忽然之间感觉自己的喉咙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说不出话来。他身后的吴二大怒:“薛冲,这刚才使用的是什么,道器,绝品道器?”

除了绝品道器这世上已经没有可以抵挡这一杀招的方法论,除非是薛冲的修为达到了长生第四重宇洞的境界,可以瞬间改变时间和空间,否则的话,薛冲应该是死的。

但是薛冲好端端的,还能难以追回。说话。而且也不像是受伤的样子。

薛冲的心中其实是非常的恼火,他是在想不到,周一居然不要自己的性命。

长生第二重不灭境界固然可以死千万次,还可以重生。可是每死一次,就会消耗巨大的能量,能量就是资源,就是海量的资源。

长生境界的高手把源看得就如自己的性命一般重要。这是其一。另外一点,每死一次之后。自身的资质都会受到损伤,因为是被迫损伤,对以后的修行有致命的影响。

本原的身体永远是最好的。

自杀!想不到这小子居然自杀。他可以死一次,死几次,但是我不能。

薛冲晋升到通玄第七重金丹境界之后,薛冲虽然有死一次的机会,但是无疑会付出惨痛的代价。因此,当致命的危险来临的时候,薛冲还是选择进入了照妖眼。

只有照妖眼才能在那样绝望的情形下救他的命。他当然利用的是照妖眼的空间法则。

薛冲并不担心有人会知道自己身上会有照妖眼这样的东西,因为他现在的心灵力提高了――30。这可是一个使得薛冲无比兴奋的数字。

当薛冲的心灵力是1或者是10以下的时候,薛冲知道,庄不周或者是新模具都可以轻易的察觉自己的隐藏,可是一旦晋升到金丹之境,薛冲就已经确信,可以不用担心庄不周这些高手的窥视了。

因为他们就算猜测到自己身上有道器,但是绝对发现不了。经过白云生改造之后的照妖眼,其威力之强大,岂同等闲?

至少,现在要算是薛冲自从拥有照妖眼以来最好的日子啦。

薛冲笑:“这就不足为外人道啦。不过姓周的,我告诉你,你的师弟没有看清楚,难道你也没有看清楚?我真的是用的绝品道器”

周一默然。神色有点灰白:“难不成,你真的修成了空间法则?”

的确,就在刚才,薛冲的身体是突然的消失,在爆炸前的一刹那之间,即使深有道器。周一也确信,是来不及进入其中躲避的。

然则薛冲又是怎么躲避开这样必杀一击的?

这就只有最后一种可能。薛冲本身就具备空间转换的能力。只有自身具备那样的能力,才能在千钧一发的时候躲过浩劫。

现在看来,周一那一击,拼命的那一击不过是上了薛冲的一个圈套而已,白白的死一次。薛冲只用了微小的代价,用一枚万步神符雷,就办到了。

薛冲笑,笑得莫测高深:“世上有许多无知的小人,总以为自己办不到的,别人就一定办不到。可是我告诉你,你办不到的,我办得到,请继续出招吧!”

周一怔在当地,心中反复的思量,到底是出手还是不出手?

――――――

就在这个时候,半空之中一声大笑,犹如狂暴的海潮,屠城出现。

薛冲心中叹息:太慢,他们简直是来得太慢啦。

让太上魔门的高手知晓,这是薛冲计划之中的一部分。当宝象和神兽宫契约之后,薛冲就一直想方设法的拖住周一,不要他离开。

这是对付悬浮宫的好机会,薛冲自然不愿意轻易放手。

不过,屠城领衔,薛冲多少还是觉得有一些意外。太上魔门六大年轻高手,功力最深的人,其实是黑尸。他以前就是太上魔门的掌门弟子,大师兄,可是屠城的修为实在是增长迅速。在庄不周的培养下,可以说是突飞猛进。、

这得益于他的战神血脉,资质良好,居然在短时间之内就晋升到了长生第二重不灭的境界。太上魔门之中新晋升的长生境界高手,萧君、夏雨田、元璧君、元洪,还有黑尸,都是长生第一重万寿的境界。

很自然的,屠城受到重用,成为新的掌门弟子,元璧君虽然不错,但是毕竟是一介女流,在和悬浮宫这样大派战斗的时候,还是适宜让一个男人做太上魔门年轻一代弟子的统帅!(未完待续。)


哈尔滨治白癜风去哪里
怎么选软肝的药
四个月宝宝能用丁桂儿脐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