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法甲

奇门散手第六百零三章茶社营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4日    点击:[0]人次

奇门散手 第六百零三章茶社

拿着信封,唐宁觉得有些烫手。,不用説,这封信就是贝儿寄过来的那封。

应该是许家丫头趁他不注意塞进被子底下的。可在她脸上居然没看出来任何异样。

不吃醋,代表不在乎,这句话听谁説的,唐宁忘了。

可要説许家丫头不在乎他,打死他都不信。

可这种行为该做何解?

信任?

唐宁脸有diǎn发烧了。

你自己看着办?

唐宁头皮开始发炸了。

到底啥意思啊?

小妞这手玩的高明极了。

封面上那行字迹,简直是触目惊心。

亲爱的唐。

唐宁都认识,英文成绩跟他差不多的许大班长会不认识?

拆?不拆?

拆开就等于接受了信封上面的称呼。同时对信里面的内容好奇。

不拆,就等于无视。

相对的,就是对许大班长重视。女人最在乎的是什么,无非是自己男人对她的重视,许家小妞还不是女人,是个情感稚嫩的小女孩儿,但女孩儿这方面比身心阅历情感成熟的女人看得还要重。在她们难猜的心思里年均调水95亿立方米,一diǎn小瑕疵,会扩成无限大的面。到那时,就不好收拾了。上次小妞闹脾气,唐宁还记忆犹心。

唉,持信的手拍下额头,嘴角泛出一丝苦笑,他立即从床上跳下。没来得及穿拖鞋,光着脚,手里抓着信,蹬蹬冲着门口跑去。

刚拽开门,一道靓丽的倩影映入眼帘。

夜色下的这张俏脸非常完美,精致纯净。细密,长而微翘的睫毛下那双清澈的眸子黑宝石一样闪动着令心颤的光芒。还有一diǎndiǎn的湿意。而且笑的非常非常的甜,非常非常的诱人,令周围一切失色。

“飞飞,你?”唐宁看着女孩儿愣了下,随即再次苦笑,这丫头啊!

“你决定了?”

这句话乍听上去,好像不着边际,让人摸不着头脑,但对互相嵌入对方心里的一对恋人来説,只有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闻弦歌而知雅意。

唐宁眉眼弯弯,满脸赔笑,献殷勤似的直接将手里没拆封的信递了过去。

许梦飞没接,但也没摇头。这个时候的俏脸才显现出一抹不自然,赌气似的轻哼了一声,酸溜溜地説道:“这是人家写给你的,又不是给我,我拿来做什么?”

唐宁哦了一声,没丝毫犹豫,动作干脆,嗤啦,将信封一撕两半。在手里攥两下,成了一堆碎纸屑。抬手上扬,漫天飞舞。

许梦飞想阻止,已经来不及。急的哎呀一声。

唐宁能追出来。还把没拆封的信交给自己,对于她来説,就已经足够了。至于信里面写些什么,情书也好,甜言蜜语也好,苦诉相思之苦什么的都已经不再重要。唐宁的态度让小姑娘心里被那一丝丝甜蜜塞得满满的。

只是没想到这笨蛋会这么浑,女孩子家的信,就是一颗少女心,不看就不看呗,可哪儿能随随便便的就撕掉啊?那是对人家的不尊重哦。可是......

下一刻,随着袭来的香风,唐宁脸上挨了一记热吻。

“下不为例。”

.....首问首办率为100%,未收到投诉。 ××县国土资源局:受理涉及服务承诺事项报件数389件.

中午,馨香茶社。特勤局新开的一家联络diǎn。这帮子看似普通,其实每个都掌握着一手奇艺绝技的家伙们不知道是真懂风雅,还是装风雅,扮文骚。

在京城地界儿,他们有不少办公和谈事儿的地方都是茶社。

二楼一间雅舍内。茶香缭绕。唐宁和姚一飞还有许嵩仨人相对而坐。

中午放学的时候,唐宁就被姚一飞直接从校门口给接到了这里。有些事情必须面谈。何况事情还很重要。

“.....事情就是这样。”

听了唐宁的一番话,姚一飞和许嵩相对缄默。作为特勤局的精英。古墓事件会产生什么的影响和后果。他们早已有着自己的判断,但有个相对应的前提。消息泄露。他们不会认为消息有走漏的可能,所以才相对秘密的调查世界上是否真有能让死人复活的玄奥绝技。这段时间以来,整个调查过程都限于极少人知道。所涉及的门派也是只有专人知晓其中内情。而这些人都跟特勤局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也都是知根知底的关系。而且,当日古墓内发生的一切,从没和人説过。

当日在场五人。其余的人都在古墓外面。换句话説,只要这五个人守口如瓶,外界无从知晓古墓内有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古墓坍塌,天降神湖。类似的标题已经上了各大头条,官方的解释,是自然形成,类似于地裂。属于天灾。当然了,民间传説很多。目前,那座小湖已经吸引了全世界的关注,每日前往的各国人士不断。甚至有不少著名的影视公司准备以此事件拍成电影。

现在回过头来再分析,事情发生的时候,许嵩当时在第一时间就已经把古墓内所见向上头做了汇报。因为古墓发现惊世骇俗,不由得他不向上报告。

可现在听唐宁説了古墓事件,尤其是棺椁里那具少女尸将会引发怎么样严重的后果,他们两个颇为不舒服。唐宁虽然没説。但是话里话外多少有diǎn那个意思。如果消息走漏。那么肯定就是你们特勤局。

欠身拎起热气腾腾的茶壶,给二人面前的紫砂小茶杯斟满。唐宁説道:“两位大哥。小弟还有句话不知道当问不当问?”

“唐小兄弟,不用説了。我知道你想説什么,但是,我可以保证,绝不可能!”满脸络腮胡子的许嵩眼神凛冽,口气强硬,斩钉截铁。他出身魔道。早年曾在江湖上混世。后来被特勤局招揽之后,对特勤局的认同和依赖性都非常强。绝不容许有人玷污特勤局的尊严。

唐宁笑了笑,diǎndiǎn头,不再説什么。反正自己的意思diǎn到了。没有事情发去年以来部分地区出现了季节性缺电现象。在“非典”袭来之际生最好,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相信以特勤局的办事能力,不会查不出来他们内部有没有内鬼。

“唐宁的担心没错。老许你的坚持也对。等等看吧。”姚一飞转动桃花眼,这位秀气的有些阴柔的帅哥始终笑眯眯。端起茶杯轻轻吹了吹,细抿了一口。身子向后靠椅子背上,把玩着手里的茶杯,渐渐变得严肃地目光看着唐宁,説道:“唐宁,我和老许都已经把所有调查痕迹抹掉了。相信即使有人想调查什么也查不出来。那位天师道的前辈説的没错。一旦真的有事发生,你和你身边那两位洪门的小兄弟最好置身事外,想办法撇清一切,不要参与进来。你跟白头儿关系在哪儿,我们特勤局这些当大哥的又都跟你交情不错。万一你出了事情,对谁都没法交代。知道吗?”

“放心吧,姚大哥。我有几斤几两,自己还不清楚嘛!没事最好,如果真的有事,我肯定哪儿安全躲哪儿。”

“呵呵。”姚一飞笑着diǎn头赞许,习惯性的用警惕目光左右看了看,虽然这屋就他们仨,没别人。然后起身坐到唐宁身边,搂着他的脖子,凑到他耳旁,压低嗓音问他:“那个碧落赋神咒真能把死人复活?”

许嵩也把目光射了过来。虽然明知不可能的事情,但当日那具少女尸体留给他们的印象太深。无法让人把她跟死亡联系在一起。谁见过死后八百年还能保持肉身不腐不烂的?那脸蛋,那肤色,那水嫩柔滑的程度,那甜美睡姿,一切的一切,让人不得不往复活这个方面联想。感觉上,她就应该活过来才正常。一觉睡醒而已。

“这个很难説,虽然不可能的事情,但是,碧落赋神咒是天师道传説中的神咒。来自天创,天生天养,内含神奥玄机。而且天师道素来以符篆驰名江湖。我也是这次亲身经历,才晓得他们在符篆之上尚有符咒一説。符咒能上升到神咒层次,必定非同小可。我想,如果天师道能完整的把水晶棺的女孩儿弄出来,得到了完整版的碧落赋之后,一切才可见分晓。对了,两位大哥。这件事情想必你们特勤局也得跟玄空道长他们沟通一下吧?”

姚一飞放开唐宁,diǎn头道:“那是肯定的。另外,你也不是外人,还有个事儿跟你説。前天晚上接到你的之后,我们两个连夜回京,现在这件事情是由我们局的大老板负责。”

“大老板?冷清霜?”

“是啊,如果真的一旦发生了严重后果,那就是一场狂飙巨浪,震动整个奇门江湖。这么大的漩涡里,光凭我和老许,最后估计会死的连渣都不剩。”

“冷局长亲自负责,好是好,可她身高位尊,一旦动手,难道不怕把事情闹大呀?”

拍拍唐宁肩膀,姚一飞目光中带着崇敬,也有隐隐约约的惧怕。説道:“我们那位大老板可不是一般人,凡事她不过问就罢了,要是她亲自负责哪一件事。那这件事情的前前后后一定会做的水滴不漏。完美无缺。”

旁边的许嵩接了一句:“要不白头儿能追大老板一追几十年?个人实力,办事手段,咱白头儿跟大老板比,还是差了不止一筹啊!”

“呵呵,你小子这方面至今还是个雏儿,男女之间的游戏你不懂。”

听到他俩提到白胖子,唐宁心里没来由的一暖。跟特勤局这些人能混到这种地步,当初全凭白胖子的关系。只是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出去也有好几个月了吧!想到他,又想起来姑婆婆。

姑婆婆,你还好吗?宁儿很想你啊!

乌鲁木齐哪家妇科医院好
石家庄妇科医院
重庆治疗妇科哪家医院好